棠雨花

文梗源自于 @苏沐秋,秋木苏。
百日联文招人,有意者加群,看在我都贡献了好几篇文,考虑一下?

百日联文招人啊,有意者加群啊,看我都贡献了好几篇文了考虑下呗

百日联文招人,有意者加群,看花花都贡献了一篇文,考虑下怎么样?

百日联文,群内招人,有意者来啊。看花花都亲自贡献了一篇文。

【喻黄】【abo】飞行空难(1)

         一周开两坑的花花来了。本章一千字,已定本文为短篇。好了别打我(扛锅溜走)

        黄少天是荣耀四届中,最优秀一员之一。他所在的四届,被世人称之为——黄金一代。
  “唔,文州?”
  阳光透过薄纱帘照到床脚,身旁人的动作让浅眠的黄少天醒了。
  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坐在床上的男人。
  “打扰到少天了?”喻文州低下头亲亲黄少天的脸颊,将他睡觉的枕头塞到黄少天的怀里,“少天抱好哦,我去做早餐”
  黄少天点点头,头埋进枕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沉沉的睡了过去。
  喻文州见黄少天睡过去,手摸上了黄少天圆圆的肚子,嘴角勾出温润的笑容。
  黄少天与喻文州领证三年了,在今年迎来了他们的宝贝。黄少天已经有身孕五个月,肚子比起其他人,大了好几圈,这使得黄少天很难受,走几步路就受不了。
  煮好粥,喻文州用碗盛好端起来走进卧室,轻轻放到桌上。
  “少天?起来喝粥了”喻文州抽出黄少天紧紧抱着的枕头。
  黄少天不满的睁开眼,直直盯着喻文州。喻文州笑笑,手扶住黄少天的背,慢慢撑着他起来。
  “文州文州今天吃什么啊瘦肉粥啊我的爱啊文州你摸摸刚刚孩子踢我呢”黄少天清醒过来,拿过喻文州给的枕头垫着腰。肚子的孩子踢了一脚,黄少天惊呼。
  “哪里?”喻文州的手摸了摸肚子,感觉到了孩子动了。
  过了会,再也感受不到孩子的动静,喻文州端起碗,摇起一勺粥吹了吹,喂给黄少天。
  一碗粥很快见底,喻文州抽起一张纸给黄少天摸嘴。
  电话铃声响起,喻文州拿起碗出去。
  过了会,喻文州还没回来,黄少天撑着肚子下床,扶着墙一步步的走到客厅。
  喻文州在跟电话里的人争执,最后叹了口气,说了声好就挂断电话。
  一转身,他的心漏了一拍。待接住黄少天后,舒了一口气。“少天!你怎么走出来了!”
  恼怒的声音,黄少天难得的不说话,他刚刚差点失去了孩子。
  原来,黄少天在扶墙出来的时候,脚踩到了一个地毯,脚一滑就往后摔,辛好喻文州离得近并且速度快。
  过了会,喻文州平复了心情,将黄少天扶着坐到沙发。
  柔着声,安慰他。感受到自己alpha信息素的抚慰,黄少天头靠着喻文州的肩膀。
  “刚刚谁打电话?”
  喻文州搂紧了黄少天,“组织叫我回去,临时有工作,美国地区发生灾害,在哪里的中国居民求教。组织让我回去指挥。”
  “啊?好吧,快点回来”黄少天蹭了蹭,不舍的说道。
  “嗯,我收拾下行李,待会景熙会来,照顾好自己”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肚子。
  “好”黄少天深深吸了口喻文州身上的信息素,放他去收拾。喻文州将外套脱下来给黄少天。
  孕期的omger总是那么眷恋alpha的信息素。
  “少天回去啊,注意身体”喻文州领着行李箱,站在电梯里。
  

【喻黄/abo】特种部队(1)

        还有很多坑没填却有喜欢开坑的花花,表示锅不在我(不是你是谁( ー̀дー́ ))
        好吧好吧我的错,不知道可不可能填完的坑,大家小心着跳。
        人物ooc预警。


       黄少天是在7岁时被喻文州领养的。
  ……
  窗外绵绵细雨,小小个的黄少天缩在窗台,头靠着窗,透着雨不知道在看什么。
  走廊传来脚步声,黄少天立马用手撑着跳下窗台,站在门口,手相交搅在一起。
  喻文州打开门,伸手抱住扑进怀里的小包子。温和的对笑了笑,抱起小包子,放到窗台。
  “少天先坐着,我去换衣服。”
  喻文州背对着黄少天,将军装一件件脱下来。他的背上有一条横跨了脊椎的疤,黄少天每次看到这条疤心都被绞紧了一样。
  这时,黄少天明显的感觉到胸口很闷,要喘不过气来。喻文州听到身后的喘气声,回头,黄少天在不断的拍胸口,面色潮红。
  他立马走过来,将黄少天抱住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黄少天乖乖的认他摆布,心脏却因为获得不到缺氧而意识模糊起来。
  喻文州摸黄遍少天的全身,在他的左侧口袋里找到了药瓶,手松开了让黄少天靠着他,慌张的倒出药来,手抖的很厉害,将药全部撒了出去,喻文州拿起三粒,将黄少天的头抬起来,捏开他的嘴给塞进去。
  黄少天吞药进去,喻文州抱着他慢慢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死死的搂住黄少天。
  过了半响,喻文州从地上起来,抱起黄少天将他放在床上,手撑在床上,对着已经能平稳呼吸的黄少天,眼睛想要刺透黄少天看清楚他在想什么。
  喻文州哑着声音,“少天想怎么样?”
  黄少天感受到了alpha那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不愿看喻文州那审视的眼神,将转头不看喻文州。
  过了会,喻文州轻轻叹息一声,侧躺下来对着黄少天,“少天,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吓死我了。”
  黄少天具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每次的发病都有可能使得他跟世界说再见,可以说,不发病还好,一发病要命。喻文州不是没想过给黄少天换心脏,但是能与黄少天的心脏匹配的上的完全找不到。
  黄少天知道自己错了,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对不起楚楚可怜的样子,喻文州败了下来。
  见喻文州不生自己气了,黄少天往喻文州那靠了靠,蹭蹭喻文州的脖子,“文皱皱,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啊”
  喻文州揉揉黄少天的头,“七天长假,少天想去哪里玩呢?”
  喻文州是特种兵,领导人物的那种。一年到晚能回来的次数不多,每次回来都会陪着黄少天。看着黄少天每隔一个时间一个样子,喻文州很不舒服。毕竟是自己的少天,却没能看着他成长。
  “嗯。人家小朋友的粑粑麻麻都会带他们去游乐园,我们也去好不好?”黄少天眨巴闪亮亮的眼睛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点点头,黄少天激动的吧唧了一个给喻文州。然后乐呵呵的抱着黄少天睡觉了。
  喻文州低头看看黄少天熟睡的样子亲了一口在黄少天的额头上。他这次心里很不舒服,虽然组织给他放假,但七天长假却长的让喻文州困惑不已。还有魏琛与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好好享受假期”
  但喻文州却没想那么多,觉得竟然给了长假,那就好好陪着少天。
  此时,喻文州20岁,而黄少天10岁。距离黄少天的分化期还有六年,而距离喻文州离开黄少天,还有八天。

【喻黄】如果当初没有那样

•人物ooc我的锅
•短小

     如果当初没这样,我们还会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
  黄少天咬着吸管,对面喻文州手在键盘上打字。
  “文州你的截止日期要到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难道就不怕责编催你吗?”
  “不着急”喻文州斜对电脑打字,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侧颜。
  他们已经退役了,喻文州当起了职业作家,而黄少天则开了一家咖啡店。
  喻文州经常在咖啡店二楼靠窗的地方写作,而黄少天则在他旁边陪着。
  “少天?”喻文州合上笔记本电脑,看到黄少天对着他发呆,轻笑出声。
  “哎哎文州你笑什么呢,我们走吧走吧出去走走”黄少天牵起喻文州下楼。
  “等下,少天我把电脑放好来”喻文州将电脑交个前台,与黄少天出门了。
  “少天,你要去哪里?”喻文州被黄少天牵到了一条越来越熟悉的路,黄少天没回答他。
  很快,他们到了蓝雨的大门,看门大爷依然是他们两再役时的,还记得他们,放他们进去。
  “文州,我好久没叫过你队长了,队长!”黄少天对喻文州笑,喻文州笑着揉揉他的头,与黄少天一起进训练室。
  如今的正选队员都认识并且崇拜喻黄,见到他们两个都迫不及待的上前去。
  青春年轻的气息,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笑的很灿烂。
  黄昏时分,喻黄走在蓝雨旁边的河散步,他们两个手牵着手。
  “文州,你说如果当成我没告白,我们现在是怎么样的啊?”黄少天看着河水被太阳余晖照的波光粼粼,问道。
  “不知道,不过你告白了,我们也在一起了”喻文州回答道。
  “是啊,现在想以前也没用,我这辈子都被你牵住了”
  “那我能不能贪心点,我想永远着牵少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清澈的眼睛,发自内心的笑了。手紧了紧,牢牢的握住黄少天。
  “好啊”
  END